一个小人物的独白

看到老几被释放时的手足无措,我几乎是含着眼泪的。

忽然就想到了我的爷爷,他六几年被下放甘肃,归来时是怀着怎样的心情?

 

他写毛笔字,不停的写,百分之九十写在报纸上,写完烧掉。难般找出来的宣纸是要用来画画的,他不曾写过什么回忆录,也不说自己的际遇,关于他的过去,都是从散落全国各地的亲戚们口中断断续续的听说的。

他留给我最深的印象是馋,奶奶买块牛舌,他都能乐和一天。每趟吃到好东西,也是他上海话讲得最多的一天,“蹄膀笃笃,螺丝嗦嗦”。

我第一次发觉,我错过了一件大事,是我读了一本《新来的小石柱》的书,那时我应该刚上小学,正是在他的书柜里翻天覆地找一本我能看懂的书的日子。书的封面,是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毫无疑问第一时间吸引了我的所有注意力。我最好奇的就是整本书在批判的刘少奇,周扬,这些大人物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错过这件大事,绝对是人生大幸,否则以我特立独行的想法和耿直的性格,难免不会像我爷爷那样在年轻的时候犯下什么所谓的大错。


九十年代,轰轰烈烈的下岗。忽然我爸爸的单位就不吃香了,拮据到工资也开不出来,靠出租单位门面房为生。忽然我妈妈在的全国唯一生产某种大型特种设备的国企要转型了,一个因为六九年珍宝岛事件爆发有受到威胁的可能性而搬迁至内地的重要的不得了的企业,居然也可以卖给个人了。

时代变化如此之快。 

读书的时候,我总是喜欢和我姥爷辩论,这个五几年毕业于格致中学,因为家庭原因无缘大学的老人,总是对我说,囡囡以后读法律吧。

可是我在最最喜欢我的语文老师吃惊的目光中,走进了理科班,我的历史成绩很好,可我固执的不要学政治。当时只是任性,我也可以学理科的啊,学理科我也可以考上大学,后来回想起来,我只是不愿身不由己,我想掌握自己的命运,我想和政治脱离的干干净净。

现在当然可以看出我当时的幼稚天真,谁可以脱离时代哪?我庆幸,我生在中国三千年以来最好的时代,最自由的时代,最稳定的时代。大学毕业,进外企,为了自由,出国旅游,为了自由。我曾经以为是我自己做到的,其实还是这个时代赋予我的。

 

《陆犯焉识》是一个时代悲剧的缩影,我的天南海北的一家也是,我们都无法逃离时代给我们的任何雕琢和磨砺。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小人物只能像老几那样坚持忍耐,能够在最坏最暗无天日的环境下扛过来,只是为了活着,活着就有希望~~~

评论
热度(6)
©菲小娜 | Powered by LOFTER